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女性 > 正文

二战时期日本的国防妇人会是个什么组织?是干什么的?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10-08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在战争期间,以国防妇人会为代表的军国主义妇女团体直接充当了政府战时政策的忠实执行者。当战争给日本带来人口锐减、伤残士兵结婚难等大量社会问题之际,后方支援工作范围也迅速扩大。政府希望依靠妇女组织把后方支援政策贯彻到每一位女性,军国主义妇女团体于是进行了积极的配合。

  2、当国民总动员运动需要妇女支持侵略战争时;当大批士兵奔赴前线,后方经济建设劳动力资源不足,政府发布一系列法令要求妇女进行劳动奉献时;当战争消耗了大量人力资源、人口锐减成为重要问题时,妇女团体将全国各地的普通妇女组织起来,走出家庭,来到街头、港口和车站为士兵服务。

  3、她们组织募捐活动,收集废品并开展节约运动。她们鼓励妇女提早结婚,嫁给伤残军人,为国家多生孩子……这些团体正好弥补了国家在后方支持工作上的不足,在一定程度上代替和补充了国家的行政职能。

  “国防妇人会”是日本历史上最大的妇女组织。“国防妇人会”是1932年3月18日在大阪成立的,同年10月24日正式更名为“大日本国防妇女会”。这个组织作为侵略工具之一,将日本妇女卷入了战时体制。

  在日本侵华战争期间,虽然绝大多数日本妇女没有作为士兵到前线作战,但却在日本国内积极致力于“后方”服务,从事支持战争的工作。

  成千上万被称为“帝国之花”、“军国之母”、“军国之妻”、“靖国之妻”、“军国少女”的日本女性证明了在日本对外侵略战争期间,日本妇女与侵略战争、与日本法西斯军国主义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日本国防妇人会伴随着日本侵略扩大化而急速发展起来。会员数急剧扩大,一年后发展到10多万,两年后发展到60万。1937年日本侵华战争全面爆发。日本国内妇女团体的活动变得活跃起来,许多年轻的日本女性受军国主义思想的蛊惑,纷纷响应国家号召来到中国东北,嫁给“满蒙开拓团”青年。

  日本妇女团体的活动也因此更加活跃,并急速发展起来。国防妇人会的人数由卢沟桥事变开始前的458万人,发展到最后接近1000万人,成为一个规模极其庞大的妇女组织。

  展开全部国防妇人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其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查阅了大量相关资料得知,这可能与一个名叫井上千代子的女子自杀事件密切相连。

  千代子是大阪步兵第37连队井上清一中尉的新婚妻子。1931年冬,在丈夫回国休假渡蜜月期间,她为了勉励出征中国东北的丈夫,使之无后顾之忧地安心作战而自杀身亡,并留下了一封题为“军人妻子之鉴”的遗书。

  事件发生后,日本舆论界迅速反应,一夜之间,千代子成为“发扬日本妇德的光辉典范”、“昭和之烈女”、“所有皇国军人为之感动”。此事还被拍成了电影,空运到中国前线日,原本是井上清一和千代子媒人的44岁的大阪主妇安田夫人,以此“御国之行为”为契机,与三谷英子及四五十名家庭主妇成立了“大阪国防妇人会”,同年10月24日正式更名为“大日本国防妇人会”,是战时体制下日本国内异常活跃也是日本历史上最大的妇女组织。

  国防妇人会的口号是“国防从厨房开始”,其统一的服装是象征家庭主妇日常生活的白色围裙,身上斜背着白色宽带,上书“大日本国防妇人会”并有其会歌和会刊。从1931年到1945年的侵略战争期间,日本妇女在以国防妇人会为代表的军国主义妇女团体组织下,开展了一系列活动,会员们为士兵制作并寄送慰问袋、迎送出发或回国的部队、召开慰问会、照顾伤兵等等。(28)

  展开全部“国防妇人会”是日本历史上最大的妇女组织。“国防妇人会”是1932年3月18日在大阪成立的,同年10月24日正式更名为“大日本国防妇女会”。这个组织作为侵略工具之一,将日本妇女卷入了战时体制。说起这个组织的由来,不得不提起一个凄凉而疯狂的悲剧。

  九·一八事变后,侵华日军中一个叫井上清一的中尉回到了大阪,和他的未婚妻井上千代子结为连理。新婚的甜蜜、喜悦与中国东北战场的烽火连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令这个日本下层军官产生了厌战思想,在婚假的最后几天里郁郁寡欢。丈夫的这些细微变化都被妻子井上千代子看在眼里。

  就在井上清一行将归队出征中国的前夜,井上千代子这个娇小柔弱的女子却做了一件出人意料的事情。这天晚上,年仅21岁的井上千代子悄悄地用小刀切开了自己的喉管。据史料记载,“由于她不谙此举,这个残酷的举动持续了很长时间,但她始终一声不吭,直到黎明前才默默地死去,鲜血溢满了榻榻米”。

  井上千代子死了,可她的死却得到了日本军国主义者的赞扬。“井上千代子留下的题为‘军人妻子之鉴’的遗书,为日本军国主义者创造了将妇女卷入战时体制的契机。”据吉林大学薛长鹏老师介绍,遗书大意是说,井上千代子以死言志,为了‘大日本帝国圣战’的胜利,为了激励丈夫英勇征战,为了不拖累丈夫以绝其后顾之忧,她只有一死尽责了。

  次日清晨,井上清一阅毕遗书,未掉一滴眼泪。他默默地收拾行装,将妻子的后事托付给家人,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家门,在大阪港登上驶往中国的军舰。

  悲剧发生后,日本媒体如苍蝇见血般叮住不放,喋喋不休地加以渲染。一夜之间,井上千代子成为“发扬日本妇德的光辉典范”,媒体称赞她为“昭和之烈女”,称千代子之死使“出征将士的士气大受鼓舞”,“所有皇国军人为之感动”。还有两家会社以惊人的速度,在极短的时间内拍摄出了电影《啊,井上中尉夫人》和《死亡的饯别》,在全国上映,还将影片空运到侵华战争前线岁的大阪主妇安田夫人以此“御国之行为”为契机,发起组织“国防妇人会”,而这位发起人安田夫人就是井上清一和千代子的媒人。井上清一也因为妻子的“鼓励”而成为中国战场上最凶残的日军指挥官之一,指挥部下残酷地虐杀中国人,沦为双手沾满中国人鲜血的刽子手。1932年9月,日军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平顶山惨案”,其罪魁祸首就是时任辽宁抚顺日军守备队指挥官的井上清一。

  许多年轻的日本女性受军国主义思想的蛊惑,纷纷响应国家号召来到中国东北,嫁给“满蒙开拓团”青年。日本妇女团体的活动也因此更加活跃,并急速发展起来。“国防妇人会”的会员数急剧增加,一年后发展到十万余人,两年后发展到60万人,1937年卢沟桥事变开始前达到458万人,最后发展到接近1000万人,成为一个规模极其庞大的妇女组织。

  1934年,伪满洲国仿照日本的“国防妇人会”,在伪新京(今长春)成立了“满洲国国防妇人会”,会长是此后的伪满国务总理大臣张景惠的妻子徐芷卿,副会长是伪满总务厅总务长官星野植树的妻子。各省都设有支部,支部长都由伪省长的妻子担任,副支部长由伪省次长的妻子担任。会员以各地已婚妇女为主,可是绝大多数中国妇女都不愿出头参加,只有少数汉奸的妻子参加活动。长春当时只有40多人经常参加活动。

  这些汉奸的妻子们每个月都要到车站去迎送日本法西斯军人的尸骨,慰问伪满军队,每月8日还在街头募集国防献金。募集的方法是用废布做成小花,对于小额献金者都给一朵小花。

  “二战末期,日本的综合实力不断下降,伪满洲国‘国防妇人会’的汉奸太太们经常举办一些所谓慈善活动,资助日本打仗。最有影响的当属1944年至1945年间的‘飞机献纳’活动。这些太太们拿出自己的金银首饰并号召大家捐款捐物为日本购买飞机。”长春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处长孙彦平介绍。

  尽管这些汉奸太太们费尽心机地帮助日本人筹钱筹物,怎奈气数已尽的日本军国主义政府和军队被世界人民尤其是中国人民的正义之剑劈得体无完肤,最终“一命呜呼”!“国防妇人会”的疯狂表演也只是一场闹剧罢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02-2011 王牌工作室3167785080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